龙得胜痛悼董良达

作者:蚂蚁传媒 时间:2021-05-11 14:50

字号

同门师兄著名学者吴悦石先生为董良达所书挽联

痛悼良达

龙得胜

董良达先生走了,走得太突然,走得让我痛彻心肝!就在走的当天,他还给我发了七条微信。没想到,仅隔数个时辰,我们已阴阳两隔。悲恸之余,我已情不能控,泪满衣襟。

天地无情,转瞬之间自己痛失了一位骨肉至亲的兄弟,画坛痛失了一位名门嫡传的英才。董良达是我的先师董寿平先生的嫡孙。当年每逢我登门求教,董老示范书画时,常嘱良达一同研习,我们一边悉侍笔墨,一边悉听教诲。寿平公当年经常鼓励我和良达“要互相学习,共同进步,把书画事业传下去”。董老暮岁时一再嘱咐我,“良达年龄比你小,生活能力不如你,在生活上要对他多加关照”。正是因为这,一向狷介桀骜的他对我亦亲亦畏。就在一个月前,他对朋友说,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可以随便骂他的人。当然,他指的“骂”并非真“骂”。我与良达情同手足,彼此相依,一晃已然三十余年。苍天无情,良达的艺术之旅竟在英年时戛然止步,真是天妒英才,令人扼腕叹息!

董良达是在祖父董寿平身边长大的,董老对他疼爱有加,自小便对他悉心调教,将毕生家学心得一一相传。董寿平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代国宝级书画大师,其独特的“董梅”“寿松”“董竹”及“写意黄山”自成一家,神韵非常,蜚声海内外。在董老的指导下,良达初学梅花,再学松竹,后学山水,由“观物”入门,渐积“察性”之功力。由于家学渊源,又得董老耳提面命、心传手授,良达得以参悟书画艺术之精要,下笔即见传统文人画之气象,画风颇有董老之风韵。黄胄先生曾说,董良达在国画与鉴定方面“学养厚实、很有前途”。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董良达的作品便已初具规模,年届弱冠便已立足于北京画坛。1983年入燕京书画社从事鉴定、收购工作;1985年陪同祖父赴日本考察,在京都“清水烧”瓷器上作画;自1989年赴新西兰留学以后,创作视野大为开阔,艺术造诣得到明显提高,创作硕丰、声望渐隆。新世纪以来,良达先后在中国美术馆、山西晋祠博物馆等地多次举办了大型个人画展,备受赞扬。中国教育台《书画赏析》、中央电视台第十套《中国画水墨意境》、东方时空《东方之子》十周年书画庆典等国家主流媒体纷纷专题报道;人民美术出版社多次出版《董良达画集》;并被荣宝斋聘为特约画家、当选为中国写意画研究院院长;良达的艺术地位渐渐得到画坛认可。他的艺术成就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创造性地加入了思想和生活元素,自辟蹊径,形成了独特的自家艺术风格。

在我看来,董良达的艺术风貌其独特之处,一是他敢于打破传统题材的窠臼,大胆开创“化新入古”。 他将当代人很少画的草莓纳入自己的国画题材,体现了“笔墨当随时代”的创新精神。 他笔下的草莓,线质极具传统功力,而构图和用色则体现出浓郁的生活气息,充分展示了扎根生活的艺术精神。 二是大胆将金色运用于国画山水,创作出了金顶群峰的崭新意象。 在他笔下,巍峨的太行沐浴于金色朝晖之中,作品气势雄伟,神采焕然。 他在中国传统文人画中大胆探索,开出了自成一家的山水画新境。 三是开创了自家牡丹图精神意象。 自李唐以降,世人多爱牡丹,然往往不得牡丹雍容高贵之精神,每每将牡丹画得过于艳俗。 然而良达深谙祖父董寿平所传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的心法,大胆探索,直取牡丹之精神。 其笔下的牡丹无半点胭脂气息,有一股倔铁风采,天真洒脱、自信烂漫! 他将牡丹精神画得“入世”而又“傲世”,塑造出了牡丹独特的精神气象。

古人云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此之谓三不朽”。良达走了,但他的艺术作品留了下来,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许多繁华胜景都将会消褪,在时代纷杂的泥沙沉淀后,他的艺术成就将会如金子一般更加光亮,与他的金顶太行一起,沐浴于浓郁的历史霞光之中。

“云晦风啸秋水逝,幕垂月落鸟孤栖。丹青难绘悲伤句,化作子规长夜啼。”良达的离去令我骨痛心摧,且以此文作为永诀的纪念。

龙得胜记于山水绿堂

二0二一年五月九日

董良达(1965-2021年),山西洪洞县人。生前任中国写意画研究院院长、北京市友好协会理事、山西省侨联青年委员会名誉主席。

2021年5月8日晚,中国书画大家董寿平之孙、我国著名中青年画家董良达先生因病医治无效,在北京去世,享年56岁。

责任编辑:蚂蚁传媒欢迎加盟蚂蚁全媒体中心,联系微信号:cnmy2021
关键词 >> 龙得胜,龙,得胜,痛悼,董良达,同门,师兄,著名,
继续阅读
热新闻

关注蚂蚁传媒

推荐